您的位置:首页  »  不伦恋情  »  偷吃老爸好几次 1-5
偷吃老爸好几次 1-5

(一)

我的家在南方某市郊区的一个大工厂,据说这个工厂是在建国初期建成的。那时我们国家一穷二白,急需工厂生産物资,但是爲了防止空袭只得把工厂建在了偏远不易被发现的山区。这是一个织布工厂,几千工人,有自己的生活区、生産区,有市场、电影院、学校、医院,每天晚上工厂还通过自己的闭路电视给大家放录像。从70年代到90年代,这个工厂有着自己强大的生命力。我后来回想起来,这就是一个巴伐利亚小镇一样的工厂,这里的男人女人基本上自给自足,包括恋爱、结婚、生子。想象一下,这里到处是妙龄的织布女工和健壮的机修工人,尽管市区到这里有公交车,但是绝大多数的人们下班后还是回到自己的小家,洗澡吃饭完毕后简单的娱乐一下,夜幕降临精彩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初中之前,我家住在一个低矮的小平房里。那时候大家都穷,家家户户都是如此。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大单间的格局:一进门,是做饭的竈台和饭桌,然后就到了洗澡的天井,再进来就是睡觉的屋子。只有一间房,中间拉帘子隔开,大部分的面积放了父母的大床和会客的沙发,留下一点面积放我的小床和写作业的书桌。这种情形,像极了很多小说里的情节,在这样的房间里长大的孩子,性教育一定是听到了父母啪啪啪的动静,在脸红心跳中开啓了自己的性之路。

不过我小时候真的没怎麽听到过,第一次发现父母做爱时,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那天晚上我已经上床睡觉了,但是可能是喝多了水,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一睁开眼,发现屋子里还有着微弱的灯光。“爸妈还没睡吗?”我疑惑。
“啊……啊……啊……”老妈兴奋的呻吟着。
“啧……啧……啧……”老爸在用力的吮吸着什麽。
“老公,用力啊,用力咬我的奶子,好爽啊老公!”
“骚逼,看老子不插爆你的小逼……”话音刚落,啪啪啪的操逼声大了起来,老妈不一会儿就进入到了又哭又笑的极爽状态。
“说,老公鸡巴大不大,粗不粗?”
“好大啊,好粗,好热,骚逼受不了了,老公可怜可怜我吧”
“爽不爽?”
“爽,爽到逼要裂开了,老公操死我,…操死我算了。”
“想得美!老子当兵走了那麽多年,白白让你閑着了,老子要操回来,操!”
又是一阵剧烈的操逼声,忽然,我听到了老爸浓重的呼吸声,喘,好喘,就像是在跑步一样。我也不敢坐起来,只是屏住呼吸在听着。不一会儿,老爸越发的激动起来,床也发出了很大的响声。“啊,我操你妈个骚逼!”终于,一声压抑着却又雄性到极点的低吼过后,老爸满足的喷射到了老妈被操得一塌糊涂,又热又湿的逼里。屋里只剩下了喘息声,我觉得自己渴得不行,动都不敢动,好想好想喝口水......。

那晚过后,我懵懂的感受到了性的刺激,更知道了老爸的厉害之处,走进了欲火焚身的青春期。青春期,不仅仅是身体的发育,更是心理的发育。大家开始对异性身体好奇,而我似乎口味更重,普通小男孩儿已经不可能再吸引我,我满脑子都是老爸的肌肉,老爸的粗口,老爸操逼时的喘息声。

其实我老爸就是个普通的机修工人,其貌不扬,身高只有1米68。但是部队当兵以及多年在厂子里干机修工作的经曆,让他积累了一身的腱子肉,性感极了。个子不高,皮肤黝黑,浑身肌肉,国字脸,有浓密的胡须,男人味十足的工人形象,让我今天想起来都会觉得骚穴潮湿,瘙痒难耐。我第一次对男人有感觉,居然就是对着自己的亲老爸,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从小到大我确确实实的用手段偷吃了老爸好几次,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察觉,还是假装不知道,反正那味道麽,好极了!


(二)

家里的条件不好,準确的说是每家条件都不好,大家都住在平房,冬天透风夏天闷热。南方没有澡堂,大家都在家里的天井洗澡。特别是夏天,在家里的天井接好自来水,直接淋浴,这叫“沖凉”。
每天我们沖凉时,就把卧房与天井之间的木门一关,大家心照不宣的不要去天井打水,在天井的人就能安心的洗澡了。不过那扇木门破破烂烂的,有许多不大不小的裂缝,当我进入青春期开始对老爸发骚时,那扇门是最早成全我的。

有一天傍晚,我在家里写作业,老妈上的是下午班要到夜里十二点才能回家,家里就只剩下了我和老爸两个人了。
老爸吃完饭,準备洗澡。
“好闺女,帮老爸把衣服拿出来,老爸要洗澡。”
“嗯,好的。”
我听话的答应着,到衣柜里翻出老爸等会儿要穿的睡衣睡裤和内裤。所谓的睡衣睡裤,也不过就是背心裤衩,可跟现在没法儿比。

在摸到老爸的内裤时,我的身子“腾”的一热,脑袋嗡嗡的响。是的,我是个不折不扣的骚逼。自从上次偷听到老爸操老妈以后,我好像一下子开了窍,对男人的身体和性器官着迷了起来,特别是老爸的鸡巴,我脑子里忍不住的想象着它到底是什麽样子,怎麽能让老妈那麽舒服又那麽痛苦?我白天偷偷的观察过好几次,但是老爸他们这些机修工常年穿着宽大的工作服,松松垮垮的啥也看不出来。不过我还是很快找到了发泄的出口,那就是老爸的内裤。

那个年代大家的内裤几乎都是统一样式,我们家又是在一个纺织工厂里,每年发的内裤,秋衣秋裤,工作服,劳保鞋都是一模一样的。那个年代的男人内裤,都是四角棉布的,两三种顔色,统一样式。家家户户都把衣物洗晒在自家门口,路人经过谁都不会多看一眼——哪家的衣服不都是一样的嘛。但是心里有了老爸以后,我开始观察他的一切,特别想知道他的私密事,包括他的内裤。这一留意,我才发现老爸居然有两条很小的三角内裤,一看就是专门进城买的,一条蓝色,一条绿色。可见我老爸也是个闷骚的大猛男啊!那面料也不是棉的,摸起来很有弹性。那麽小的三角裤如何装下老爸的翘臀和大鸡巴呢?肯定性感极了。

我曾经好几次趁家里没人,打开衣柜拿出老爸的三角内裤来使劲的抚摸,一边摸一边想像着老爸穿着三角内裤,大汗淋漓的干着粗活的样子。大颗大颗的汗珠布满了他肌肉发达的身体,坚毅的脸庞上有,硕大的胸肌和发黑的乳头上也有。汗水湿透了整条内裤,几乎透明的内裤让人一眼看透这个糙汉子的私密处,是那麽的热情,那麽的迷人。他的鸡巴被狭小的内裤包裹的紧紧的,干活时与布料的摩擦让鸡巴处于半勃起状态,像是粗大的蟒蛇在呼呼的吐着热气,随时準备钻进某个湿热的洞穴撕咬一番。他的阴毛多得如同茂密的森林,一条三角裤如何装得下这片森林,于是它们忍不住从内裤的边缘顽强的探出头来,让人看到后忍不住浮想联翩。老爸肥翘的屁股把三角裤崩得紧紧的,大腿上都留下了深深的勒痕,这个翘臀可以与当下健身房里每天深蹲的健身教练们相媲美了。而在他的两片性感的臀瓣之中,能透过布料隐隐约约的看见从来没有被人爱抚过的菊花,在向我发出神秘的邀请……。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光是抚摸着老爸性感的三角裤我就能沈醉在性幻想中无法自拔。我一不做二不休的把内裤罩在自己的头上,狠狠的吮吸着内裤上老爸留下的味道和痕迹。或许是那个年代没有洗衣机,加上老妈工作忙洗衣服太马虎,老爸的内裤上还真的留下了许多他的味道。我用力闻着,轻轻舔着摆放鸡巴的那个位置,似乎上面遗留着的成年男人鸡巴的腥臭味通过我的味觉进入到我的身体里,爲我瘙痒的心灵止了一点渴,而我在稍微得到满足之后却又变本加厉的闻得更多,吸得更深……。

“老爸,给你。”
“谢谢宝贝女儿,把门关上吧”
“好的老爸。”
我轻轻的关上门,回到我的小书桌假装写作业,耳朵却在敏感的捕捉着天井里的一切声响。天井里传来了“哗哗哗”的流水声,水花激打得澡盆噼里啪啦的响。老爸应该是刚开始脱衣服,我不能急,我暗自想着。
终于,天井那边响起了泼水声,我知道老爸已经脱光了衣服,开始洗澡了,便蹑手蹑脚的,努力屏住呼吸悄悄走过去。我走到门后,按耐住内心的激动,蹲下来,仔细寻找一个可以看到老爸美好身体的缝隙。哇塞,皇天不负有心人,果然让我发现了一条不算太细的门缝,可以让我大饱眼福。

我蹲在木门背后,从这条门缝里看进去,老爸背对着我,正端起水盆举过头顶再一浇而下。湿漉漉的身体泛着晶莹的光,那是因爲还未来得及清洗的汗渍和水混在一起産生的奇妙反应,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油光水滑的性感。老爸举起水盆时紧绷的肌肉,展示出了一个肌肉汉子棒极了的身体线条,胳膊上隆起的疙瘩肉以及崩起的血管,似乎都在传递着抑制不住的男性的荷尔蒙。我立刻就醉了,投降了。看着水珠从老爸的头顶滑下,我想扑上去,想舔干他身上的每一颗水滴,想从他宽厚的肩膀一路吻到他结实的臀部,想在他饱满的屁股上狠狠的咬一口,再用舌头挑逗一下那神秘的菊花洞口,看看这个威猛的肌肉男会不会发火,会不会用他的大鸡巴狠狠的将我刺穿……。


(三)

忽然,老爸转身朝木门走来,我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
“糟糕,不会被发现了吧?”
“要是被发现了怎麽办?怎麽解释?”
“要不就说在找东西?”
我紧张得浑身僵硬,一动都不敢动。所幸老爸只是走到木门旁边的杂物架上拿起香皂,毫无察觉的给自己打起香皂来。我这才松了口气,红着脸,害羞又贪婪的偷窥起来。
老爸一边拿香皂搓着自己的身体,一边舒服的抬着头半眯着眼睛,似乎香皂与皮肤的摩擦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快感。他先是把香皂用力的在脖颈处搓动,大量的泡沫被搓了出来。这些泡沫不仅润滑了老爸的肩颈,还流到了他饱满的胸部地带。一时间那迷人的胸大肌,硬币大小的乳晕和花生米大小的乳头都被遮掩了起来,让我看不清却又更想一探究竟。
接着,老爸把香皂滑向腹部,那平坦的腹部尽管没有夸张的八块腹肌,但是我能隐隐约约看到六块。更加分的是,从肚脐眼连接到胸部有着不浓不淡的体毛,后来的日子里我每次偷吃老爸都忍不住从肚脐眼顺着这些胸毛一路舔舐到他的胸部,再轻咬他的胸肌,把他的乳头一口含在嘴里用力吮吸,直到听到老爸发出极其享受的那一声“嗯……”。
看到这里,我再一次动情了,内裤里愈发的瘙痒起来,好像流出了什麽东西。话说回来,此时正对着木门的老爸,一丝不挂的模样足以让每一个女人瘙痒难耐。
等我回过神来,老爸的鸡巴已经近在眼前了。老爸一边搓洗着鸡巴,时不时还揉几下自己的鸟蛋。这个骚汉子,洗澡时都不老实,还在想办法让自己爽几下。大鸡巴在泡沫的遮挡之下,好像更加让人垂涎欲滴。只是简单的搓洗了几下,就已经慢慢抬头处于半勃起状态,可见我老爸的火气有多大。
第一眼看过去,粗,真粗啊!我没见过其他男人的下体,但是对于一个小女孩儿来说,第一次偷窥就看到如此粗壮的男根,心理上受到了多大的震慑啊!我当时天真的想,爲什麽老爸的身高不高呢,难道有一部分营养都到了这里?
笔直粗壮的棒身,顔色黝黑,上面青筋隐约可见,不难想象全硬时会多麽骇人,又会给人带来多大的愉悦!暗红色的龟头有李子那麽大,进出骚穴时肯定能将逼口撑到最大,然后再狠狠的一杆到底,直插逼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肯定会疼得昏死过去;而身经百战,阅鸟无数的骚妇们一定会瞬间满足,然后用自己那熟透了的蜜壶去好好包裹它,感受它的炙热,它的每一处凸起,然后在吞吐抽插中迎接它的喷射……。
被茂密的阴毛覆盖着的是两个滚圆的睾丸,这是爲这把钢枪生産弹药的地方。尽管它们藏在皱皱巴巴的阴囊里,但是可以看得出它们很给力,爲青壮年的老爸生産出了大量的弹药,这些弹药让整个阴囊鼓胀,睾丸硕大,能够满足老爸随时随地提枪上阵的需要。年轻气盛的老爸,有了这麽棒的硬件,没有什麽骚货不敢插,没有哪个骚洞射不满。
“我想吃!”
“我想吃鸡巴!”
“我想吃我老爸的大鸡巴!”
隔着薄薄的木板,老爸鸡巴的腥臭味混合着香皂味毫无阻碍的飘进了我的鼻子,空气中湿漉漉的水气让我的视线模糊起来。我满脑子就一个念头,一定要找机会吞进去,舔它,咬它,吸它,看看它到底是什麽味道。一个青春期的小女孩儿,就这样爱上了男人的鸡巴,男人的味道。
老爸搓完香皂,又转身走到水龙头下面清洗去了。他一边用水盆给自己淋水,一边搓洗着自己的身体,还时不时的抖动一下,把水珠和泡沫甩出去。我知道他快洗完澡了,再看下去就要被发现了,于是赶紧站起来,回到了自己的书桌前,假装在看书做作业。
这时我才感觉到膝盖的酸痛,原来我跪着偷看了那麽久啦。内裤里湿湿的,凉凉的。自己面颊发红,口干舌燥,心还砰砰的跳着。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然老爸进房间就看出了。
几分锺后,老爸洗完澡进来了。我斜着眼睛一瞅,他穿着裤衩背心,头发湿漉漉的,坐在沙发上,正在穿外衣外裤。他倒是没发现什麽,只是他进来后,那洗澡后清新的男人体香,又让我心头一颤。
几天后,我迎来了自己的初潮,胸部也越来越鼓。和身边的同学们聊天才发现,大家都在偷偷的聊着什麽男女之间的“逼”呀“屌”呀的话题,好像大家一夜之间都长大了。不过我心里早就有了想冒险的事,那个离我不远的浑身肌肉的男人,我想试试他的厉害。